百岁无忧-宁小土

微博@百岁无忧-宁小土

论不夜天之后的“滚”究竟是怎么回事

      相传不夜天那次,夷陵老祖合并阴虎符之后,杀性大发,三千之众顷刻间几乎全军覆没。
     当夜烟火漫天,火星四溅,黑云弥漫,死尸高叠,一如地狱。
     蓝忘机见到此番凄惨景象,心里也是一阵悚然。料到魏婴修鬼道会到来劫难,但没想到竟会造成如此恶劣的后果。此前曾经想过带他会姑苏认错受罚,但在他犯下此罪之后所受的处罚铁定不是可以由姑苏蓝氏一族可以决定的。
     但是在看到魏无羡颤颤巍巍地站起之时,心里的疑虑与犹豫尽数化成了对他的担忧。
     借助避尘御剑飞行,蓝忘机将他送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扶他坐在石头上,见他无大碍之后,自己便开始调节体息恢复灵力。
     两日后,蓝忘机起身坐在魏无羡面前,“魏婴,你感觉如何?”
     “滚。”
     “我送你回乱葬岗?”
     “滚。”
     “……”蓝忘机又伸手替他诊脉,知晓他只是体能不足,灵力微弱,并无大碍之后,便放下心来。
     他现在如此神志不清,想必是因为温情温宁姐弟被挫骨扬灰、江厌离之死对他打击太大。
     想了想,抬手握住魏无羡的手,为他输送灵力。
     看着魏无羡现在这副难得安静的样子,又想起他几年前在云深不知处对自己是如何戏弄的,蓝忘机不禁邪念上身。
     “魏婴,滚床单吗?”
     “滚”。   
     “你真的要滚床单吗?”
     “滚。”
     “现在就滚吗?”
     “滚。”
     “可是你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好,我先给你输送点灵力。然后再滚床单?”
     “滚。”
     “你清醒一点,真的要滚床单吗?”
     “滚。”
     “这里没有床单,但是我们可以将就一下。你真的要滚吗?”
     “滚。”
     “这可是你亲口说的,以后可别说是我占你便宜啊。我再问一遍,真的要滚床单吗?”
     “滚。”
     山洞空旷,又无其他声响,两人的话语瞬间传遍整个山洞。
     此时蓝启仁与蓝曦臣率众位蓝家前辈赶到,看到眼前这番情景,又听到方才那番对话,他们个个脸色都极为难看。
     蓝启仁冷静了许久,上前一番呵斥,才道:“蓝忘机,你不解释解释吗?”
     蓝忘机头也不回,看着魏无羡道:“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这样。”
     蓝启仁忍无可忍,怒言道:“把蓝忘机给我带回去!将魏无羡交给百家处置!”
     话音未落,蓝忘机拔出避尘,一跃而起向围在山口的那几人袭来。
     一番激战之后,众人皆倒下,山洞门口唯剩蓝曦臣一人。
     “忘机……”
     蓝忘机淡声道:“兄长,我不想与你动手。”
     蓝曦臣闻言走向蓝启仁查看他的伤势。他亦不愿与自己的亲弟弟为敌,而且自己万一受伤了也是无人带叔父他们回云深不知处。
     趁着蓝曦臣放水,蓝忘机连忙转身搀扶起魏无羡朝山洞外走去。
     又使用了一次御剑飞行,蓝忘机才将魏无羡送到乱葬岗的一座小山山下。
     “就此别过吧,以后……自己当心。”

文/宁尘


(我就皮这么一下不要揍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如往常。云深不知处云雾缥缈,山水掩映,宛如仙境一般。

一大清早,一群白衣少年三三两两地走在落花道上,正赶着去上早课。听说蓝忘机今天亲自监督他们早课,于是人人都不敢怠慢,要知道含光君比起蓝启仁,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稍有不慎犯了禁忌,便让你将蓝氏家训从头抄到尾,有错字便得重抄。外界传言的蓝家严师出高徒果真名不虚传。

魏无羡也早早地起了,此刻正躺在树下的草地上,曲着一条腿,随手折了一根狗尾草叼在嘴里,身旁一群白兔簇拥着。小苹果亦在树脚旁低头吃着新鲜的嫩草。说起那群兔子,魏无羡被献舍后第一次踏进(抓进)云深不知处之时,他们可真是什么面子都不给,压根就忽视了这一人物,一只只地都往蓝忘机脚边蹭。殊不知,他们的上一辈还是魏无羡送给蓝忘机养的。不过现在它们倒是懂事得很,知道魏无羡与蓝忘机关系不一般,便也将魏无羡当做自家人。

学堂中,主位下面一群年轻人紧盯着座上之人,可眼神却还是不时地瞟向他身后书架上的大龟。这大龟就是前段时间蓝魏二人在路边摊丢圈子套得的,摆在此处说是为了激励后辈像含光君一般少年便斩灭玄武神兽?少年们不敢不信。

蓝忘机监督完早课后便去了兰室,找蓝曦臣谈天。兄长一直都是最懂他的心思的,之前得知魏无羡死讯之时,也只有这个兄长伴了他三年。可现在迷茫的是蓝曦臣,他这个做弟弟的也应当帮兄长引导引导。

“兄长,”蓝忘机微微点头,“近日我与魏婴去了趟彩衣镇,带回了些有茎的莲藕,兄长若有心尝,我便让人送些过来。”

“好,忘机费心了。”蓝曦臣还是一如往常地憔悴,自从金光瑶的事情过后,他便做什么事都用不上心。

“其实,”蓝忘机也看出他依然忧心,便道,“金宗主说的的确是真相。他做尽坏事,但对我们姑苏蓝氏确实是仁至义尽。但是现在人已经不在,兄长也应当回到自己原有的生活上来,多多注意自己的身子……”

蓝曦臣抬手,示意蓝忘机停下:“我只是在感叹,为何我不早些明白他的心思……似乎我也从来没有懂过他的心思。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好像从来没有看清过……”说着便伸手拿了一杯茶,贴到嘴边,尝了一小口,抬头看着蓝忘机道:“忘机的泡茶技术越发好了。”

此时蓝忘机正望向窗外,不远处魏无羡正抱着兔子坐在草地上嬉闹着,温润的阳光点染了这幅画。

以前,他比兄长苦得多,但至少现在可以拥有魏无羡。但是他兄长,似乎都是自己一个人,肩上还有蓝氏这一个重担。

【长白雪化,青铜门开,古刀出鞘,吾王归来】(ooc慎入)

    

    随着那沉闷而又庄重的声音持续了一段时间后,青铜门终于缓缓地开启了,灰黑色的浓烟蔓延开来,似乎要吞噬掉整个世界。


    我与胖子蹲在一座石头后,屏息凝神地等待着这个最后结局的来临。无意间瞟到胖子,双鬓花白,诶,老了,都老了。

   

    门里传来一阵齐刷刷的脚步声,一排排整齐的队伍从浓烟中走来,身上的盔甲就真是和十几年前的一模一样,甚至还和几千年前的一模一样。

    

   “哼!只是长生的试验品,还是失败品!”胖子顿了顿道,“天真,我说,小哥他……”

    

   “他会在的。既然他让我在十年后来接他,那么他就一定会等到我来接替他,张家大族长总不会连这点信誉都没有吧?”我冷笑道。该死,不知怎的,声音竟有一点沙哑,细想应该是长白山太冷的缘故吧,感冒了。


     随着阴兵过后,令我们失望的是,眼前并没有当年那个伪装在阴兵里给我们说再见的人。

    

   “天真,这……”

    

   “行了!要是真不行,就进门里去看看,老子他娘的就不信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要是让老子发现张起灵你在骗我,老子就亲手用大白狗提剁了整个张家!说着便和胖子尾随着阴兵,找了个适当的时机做了最后面的那两个,扒了衣服往身上一套,带上c4炸药和几把手枪以及一些食物,按着阴兵的步伐进了门里。随后身后又传来一阵传来沉闷的声音,门关了。

     

     烟雾越来越浓,还夹杂着一股奇怪的味道。糟糕不会有毒吧!防毒面具早就废了……

    

    身旁的胖子也连一点声音也不敢出,似乎也是感觉到了这诡异的气息。

    

    如果是在十几年前我也许还会被那想知道一切的好奇心牵着鼻子走,但是现在,不可能了,以后也没有这个可能了。

    

    忽然,听到身旁一重物倒地的声音,正打算偏头去看,脑子却一片空白,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投入了大地的怀抱。

    

    时间貌似静止了,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又一秒没过。

    

    “啧。”背,好痛……但是我不敢动,因为现在这个情况如何我不清楚,但是我敢肯定,要是现在有什么危险向我袭来,我根本没有抵抗之力,还有,还有胖子呢!

    

    接着,我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盖在了我的额头上,冰得都不像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温度,但是,却并不僵硬。不知过了多久,感觉额头快结冰忍受不住的时候,想着豁出去了,便抬手握住那手腕,起身绕到他身后,禁锢住他全身,右手紧捏他的喉咙。奇怪的是,他竟毫不抵挡。

    

    从某个角度看,我俩现在的姿势极其暧昧,前面一人盘坐在地上,后面一人抓着他的手腕,抱住他,脸凑近他的脖子……

    

    “身手不错,有进步。”

    

    听到这句话,我愣了一愣,缓缓地,松了手,瘫坐在地上,随即心脏一阵绞痛,十年前的记忆向我的脑海袭来,那一幕幕的场景历历在目,犹如幻灯片一般放映着,所有的所有都展现在我眼前,深埋心底飞东西全都被这句话掀了出来,泪水不由自主地一涌而出。

    

    他慢慢地转过身来,除了头发不整之外,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样的面无表情,眼眸黑如深潭,浑不见底,仿佛多看一眼魂魄就会永远坠落进去,永远出不来……

文/宁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