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无忧-宁小土

微博@百岁无忧-宁小土

一如往常。云深不知处云雾缥缈,山水掩映,宛如仙境一般。

一大清早,一群白衣少年三三两两地走在落花道上,正赶着去上早课。听说蓝忘机今天亲自监督他们早课,于是人人都不敢怠慢,要知道含光君比起蓝启仁,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稍有不慎犯了禁忌,便让你将蓝氏家训从头抄到尾,有错字便得重抄。外界传言的蓝家严师出高徒果真名不虚传。

魏无羡也早早地起了,此刻正躺在树下的草地上,曲着一条腿,随手折了一根狗尾草叼在嘴里,身旁一群白兔簇拥着。小苹果亦在树脚旁低头吃着新鲜的嫩草。说起那群兔子,魏无羡被献舍后第一次踏进(抓进)云深不知处之时,他们可真是什么面子都不给,压根就忽视了这一人物,一只只地都往蓝忘机脚边蹭。殊不知,他们的上一辈还是魏无羡送给蓝忘机养的。不过现在它们倒是懂事得很,知道魏无羡与蓝忘机关系不一般,便也将魏无羡当做自家人。

学堂中,主位下面一群年轻人紧盯着座上之人,可眼神却还是不时地瞟向他身后书架上的大龟。这大龟就是前段时间蓝魏二人在路边摊丢圈子套得的,摆在此处说是为了激励后辈像含光君一般少年便斩灭玄武神兽?少年们不敢不信。

蓝忘机监督完早课后便去了兰室,找蓝曦臣谈天。兄长一直都是最懂他的心思的,之前得知魏无羡死讯之时,也只有这个兄长伴了他三年。可现在迷茫的是蓝曦臣,他这个做弟弟的也应当帮兄长引导引导。

“兄长,”蓝忘机微微点头,“近日我与魏婴去了趟彩衣镇,带回了些有茎的莲藕,兄长若有心尝,我便让人送些过来。”

“好,忘机费心了。”蓝曦臣还是一如往常地憔悴,自从金光瑶的事情过后,他便做什么事都用不上心。

“其实,”蓝忘机也看出他依然忧心,便道,“金宗主说的的确是真相。他做尽坏事,但对我们姑苏蓝氏确实是仁至义尽。但是现在人已经不在,兄长也应当回到自己原有的生活上来,多多注意自己的身子……”

蓝曦臣抬手,示意蓝忘机停下:“我只是在感叹,为何我不早些明白他的心思……似乎我也从来没有懂过他的心思。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好像从来没有看清过……”说着便伸手拿了一杯茶,贴到嘴边,尝了一小口,抬头看着蓝忘机道:“忘机的泡茶技术越发好了。”

此时蓝忘机正望向窗外,不远处魏无羡正抱着兔子坐在草地上嬉闹着,温润的阳光点染了这幅画。

以前,他比兄长苦得多,但至少现在可以拥有魏无羡。但是他兄长,似乎都是自己一个人,肩上还有蓝氏这一个重担。

评论(1)

热度(14)